Vincent  介紹 > Wiki資料 > 創作歌詞 > 出版文學

 

風的風格   《關於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那一些  連速度都跟不上的顏色

居然在地面辯論  北極光  太類似銀河

拾荒者  急著  定義他們定義中的垃圾

以便鞏固與強化  他們僅能扮演的角色

因為無法丈量  靈魂的景深  與創作的饑渴

於是  對它們是否仍有重量  拒絕審核

快樂  沒有任何形狀的  自顧自的唱歌

至今  唯一無從被切割的  還是  風的風格

 

青梅竹馬   《關於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一尾  隨時保持警戒的蜥蜴  用偽裝的膚色出入蛇的市集

卻用磅秤購買論斤的螞蟻  被人一眼識破  牠的中下階級

陽光如此大刺刺的炒熱空氣  妨礙牠靜默的仿爬蟲類  優雅的蛻皮

隨手戴起遮陽的斗笠  我竟不自覺的  多了些鄉音的語氣

終究蛻不去一身家鄉的皮  誰說隱身於蛇窩  四隻腳就多餘

探被我頭誤以為蛇的蜥蜴  一如  我誤以為的  那個自己

我小心翼翼地翻開瓦礫  蜥蜴一溜煙不見的當下  那個情緒

竟恍如  多年前  他那句  稚嫩的    好可惜

我終究必須再穿上  蛇的外衣  回到爬蟲類的市集

而他那句  稚嫩的    好可惜  是我  曾經能夠用腳行走的證據

 

適度捲曲的悲傷   《關於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聖詩班 看似魚貫的穿越 但其實不然

或者福音本身也應該 稍稍微的轉彎

以避免遺落任何一截 意識不堅 的牆

固定無法移動的夢想 以收斂中的告解收場

在毫無遮蔽的廣場 任誰都不得不適度 的說謊

他們繼續在拆除迴廊 避免扭曲形式上的浪漫

接近零下的鐘聲 具體的 直線的 很好看

哥德式被迫等於教堂 這當然還包括那些彩繪的玻璃窗

還有什麼 只是長成名稱上的模樣

有些字眼 就是赤裸裸的 令人厭惡跟沮喪

在應許之地 最最接近上帝的噴泉旁

需投擲適度捲曲的悲傷 才能許下 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