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介紹 > Wiki資料 > 創作歌詞 > 出版文學

 

   姓名:方文山
   英名:Vincent
   生日:1969/01/26
   畢業:成功工商電子科

   以前職業:送報紙、外勞仲介、安裝管線工

   出版作品:《吳宗憲的深情往事》

             《半島鐵盒》

             《演好你自己的偶像劇》

             《關於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

   曾連續六屆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項

 

艱辛:幫人送外賣
   方文山原是台北近郊一位不得志的青年,為了圓夢而在台北市苦苦打拼。工作七八年來,他做過防盜器材的推銷員,還曾幫別人送過外賣,生活的艱辛讓他更懂得機遇的重要性。
他原本的理想是做一位優秀的電影編劇,進而成為合格的電影導演,但當時台灣地區電影的整體滑坡讓他望而卻步,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拼命創作歌詞,希望可以曲線迂迴達成願望。
當時,他把自己的作品分寄到各大小唱片公司和音樂人手中,每次都要寄出上百份這樣的“求職信”,但一直都是石沉大海。


機會:遇到周杰倫
   終於,在一天半夜12點,方文山突然收到了名嘴吳宗憲的電話,邀請他到自己新成立的音樂工作室任職。突然的驚喜讓方文山激動異常,隨即總結出自己的一句座右銘:“機會比實力重要。”不過另外還有一句補充條件“實力不夠的時候,肯定會流失機會”。
對於自己而言,方文山認為到現在為止總共遇上了兩次最佳的機遇,一次就是被吳宗憲發掘,成為專職的作詞人,另一次就是遇上周杰倫,成為一對優勢互補的黃金搭檔。
方文山跟周杰倫是同一批被吳宗憲招入麾下的職員,之外還有十多位同事,他們有的專攻作詞,有的專攻作曲,吳宗憲讓他們自由組合,多嘗試與不同的同事配對。當時周杰倫的曲就成為了眾人的搶手貨,但每每只有方文山能精準地揣摩其心思,寫出絕配的歌詞。於是,周杰倫和方文山的組合漸漸地被固定下來。
 

合作:甘為他人做嫁衣
   周杰倫和方文山雙雙被台灣阿爾發唱片“收購”,兩人的發展空間被無限拓展,周杰倫也迅速出位,成為全亞洲的創作新人王,而方文山也頂著其“御用詞人”的頭銜在業內創出一番名號。
關注周杰倫的歌迷都知道,只要是方文山填詞、周杰倫作曲的歌水準肯定不低.
方文山向記者透露,就算是簡單的詞曲配合,其實兩人之間也是有分工的:“一般來說,都是杰倫先把曲編好,再交給我填詞的。如果是快歌的話,他就會告訴我他要的感覺,比如《雙節棍》他就要李小龍的味道,《忍者》就得突出日本風味,我按照他的思路再去創作歌詞,基本都能達到彼此的理想要求。而如果是抒情慢歌的話, 杰倫就沒有主張了,多半都是我自己想主題,而他也一定會認可。”

方文山語錄
●杰倫是音樂上的巨人、生活上的侏儒!
●杰倫搞起創作來,能兩三個小時不離開座位,每次都是一氣呵成的。
●一般來說,都是杰倫先把曲編好,再交給我填詞的。如果是快歌的話,他就會告訴我他要的感覺,比如《雙節棍》他就要李小龍的味道,《忍者》就得突出日本風味,我按照他的思路再去創作歌詞,基本都能達到彼此的理想要求。而如果是抒情慢歌的話, 杰倫就沒有主張了,多半都是我自己想主題,而他也一定會認可。
●杰倫還是很講義氣的,幾乎每次大家一起出去玩,最後都是他買單,我們形容他就是一個“活錢包”。

周杰倫背後的方文山
   大多數人都是在知道周杰倫後,才知道方文山的。 本人對周杰倫的音樂不感興趣, 但是對他背後的這位超級詞家卻是推崇有佳, 方文山是一個年輕人, 可這個年輕人卻對著歷史感有著獨特的自己的表達, 在歷史的和時空的轉換中去詮釋著自己的音樂理念, 這在時下是很難得的。 我愛你、你愛我的俗套模式已經是流行音樂的主流, 而方文山的作品在上述結構模式的同時 ,卻獨闢蹊徑的追尋古典的情愫,比如《娘子》追尋古文明的遺跡,《愛在西元前》 對父輩情感的追憶,《上海1943》等等這些古典懷舊的音樂元素的滲入對於現在快餐式的愛情歌曲,無疑是一種極大的顛覆。.這個年輕人已經超出了他的年齡所不應該有的那份對歷史的把握和理解, 然而事實上方文山做的很好 。一個年輕人在自己的音樂中去完成對對歷史文明的解讀和構建並通過音樂傳達給大眾 (注意這裡的大眾指的大部分是15之 25這一部分的受眾群 最有活力的市場群),讓這一部分歷史人文素質已經相對較為薄弱的年輕人去感受古典的質感 ,而且是通過他們可以接受的方式去體驗現代社會早已消失殆盡的人性中古樸的東西。

   但是方文山的詞中會刻意的營造一種虛幻的意境 ,遠古的戰場、 消失的古文明、 陰深的傳說, 都可以成為他筆下的意想。 在後現代主義氾濫的今天, 他也沒有免俗。方文山對現代社會年輕人情感的把握, 如果說李宗盛的詞是一個老男人的心碎的回憶, 那麼方文山的詞關注的跟是此時 ,就當下的情感糾葛、 愛戀、 失戀、 移情別戀等等, 較之李詞更多了一 分時代感 所以更容易被年輕人所接受和欣賞。

   從某種意義上說, 方文山把流行音樂從靡靡之音帶回了古典與歷史的音樂融合 懷舊和真摯的相融。方文山的詞的風格涉及廣泛, 除上溯涉及的以外, 還有很多只得虛幻恐怖的《威廉古堡》等等, 方文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文化現象。

   方文山,送過報紙,做過外勞仲介、安裝管線工。因熱愛文字和電影,他將百來首歌詞寄到各大唱片公司,直到被吳宗憲發掘並賞識,成為周杰倫最佳拍檔,進入華語流行音樂界。歌詞創作具有濃郁的民族風味,歌詞充滿畫面,文字剪接宛如電影場景般,這是他作品的最大特色;其自成一格的歌詞創作,在傳統歌詞創作的領域中,獨樹一幟。至今為止,在方文山為周杰倫創作的歌詞中佳作如雲:《龍拳》、《雙截棍》、《雙刀》、《愛在西元前》、《上海一九四三》、《威廉古堡》、《東風破》、《七里香》等。

 

文山.現代李白

   文山,有人稱他「現代李白」「周杰倫御用作詞人」,曾在工地討生活的他,字裡行間縈繞著細膩的心思,中國風詞體在流行樂壇自成一派,頂著金曲獎最佳作詞人頭銜,他不想猜自己能紅多久,因為,他才剛開始朝著夢想走。

   看方文山的歌詞,一不小心就掉到歌詞裡。本來還在電腦前喝可樂,下一秒就跑進五代十國,披上「黃金甲」,跨上馬背,做個血染沙場的大將軍;或是跌到江南庭園,輕撫青花瓷,與愛人訣別。看他的歌詞簡直就像玩虛擬遊戲,不但身歷其境,還瘋了似地跟著主角一起傷心。

   方文山的人生也充滿戲劇性,比電玩還不可思議。他活在現實世界,人生,是很苦的,他來自貧窮家庭,半工半讀負擔家計,從小就在工地撿廢鐵絲、舊鋁罐,還做過黑手跟桿弟。唯有嚐過苦味的人,才會更認真地找樂子,沒想到他只不過是認真地找樂子,卻得到意外的驚喜!

不念書愛幻想.自創意想世界
   唸書時,放牛班的方文山豁出去,天不怕地不怕,很敢「玩」老師,挑戰權威;書法作業同學乖乖地臨摹柳公權、顏真卿,但方文山卻很「頑劣」地寫:「今天我吃得好飽,便當裡面有雞腿。」小楷字多,他就把韓文、日文,甚至是五塔散上面的泰文,通通都拿來亂抄一通。

   他的週記內容「觀點獨特」,木村拓哉來台訪問是國際大事,隔壁眷村王大嬸家的狗走失,成了國內新聞。方文山說:「反正老師根本不會看,字滿滿的就好啦!」在那個戒嚴、對文字管制很嚴格的年代,這樣惡搞難道不會出問題嗎?他毫不在乎:「大不了就抓去關,有什麼大不了的。」

   方文山沒錢出去鬼混,乾脆創造一個好玩的世界,自己玩。他憑空捏造一個國家,幻想自己是英勇的將軍,不斷打戰併吞鄰國,就像打電動練功,每贏一戰就升一級, 終於 君臨天下,當上大皇帝;最後皇帝又因為種種原因死掉了,他變成另一個英雄,重新征戰天下。比這個更無聊的遊戲是,他假設中國沒有統一,滿洲、華南、四川自成國家,就像現在的歐洲一樣,文化很多元,發生種種的趣事。

   難怪他會寫出《亂舞春秋》這樣的歌:「東漢王朝在一夕之間崩壞 興衰/九州地圖被人們切割成三塊 分開/讀三國歷史的與衰 想去瞧個明白/看看就馬上回來……」原來他是在分享自己腦袋裡的異想世界。

編劇夢碰壁,工地討生活練寫詞
   大部分男生討厭當兵,出操、離家都很苦,方文山卻樂得很,這可是他從小到大難得的兩年悠閒時光,終於不用到工地當苦工!他用這兩年好好思考了自己的未來。

   高職畢業生,退伍後也不會有什麼前途,於是他檢視自己的優點,發現文字是他的長處,也是他偷偷藏在心裡,從未放棄的夢,他撿回這個夢想,下定決心要為自己的人生努力。

   當兵時立下志願的男人不少,勇敢實踐的卻不多。他退伍後湊了一筆錢上編劇班,到處投稿卻處處碰壁。走投無路的他不死心,想︰「不能當編劇,至少先混進電影公司,當小弟也好!」

   方文山有夢想、有決心,可是一點人情事故都不懂,他連履歷表都沒準備,就打算跑去電影公司敲門,一間一間問︰「請問你們有缺小弟嗎?」他傻傻地想︰「幹嘛準備履歷表?講一講就好啦,反正要的話就當場寫。」

   他盤算得很好,卻忽略的自己的「恐懼」,畢竟人生可不是電玩,按個鈕就可以重新開始,真實人生最讓人感到害怕的事情之一,是被當面拒絕的難堪。方文山背熟了敲門後該講的台詞︰「你好,我是方文山,我對電影很有興趣,我可以從最基層做起,你那邊有什麼需要的地方,我可以幫忙。」

   但他沒有敲門的勇氣,在電影公司門口從下午2點晃到3點,跑去買份報紙放鬆心情,看完就4點了,還是沒勇氣,乾脆明天再來。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厚著臉皮敲門,果真得到送片小弟的工作,說穿了,也就是專屬快遞小弟而已。但做小弟的薪水根本付不起台北的生活費,過不了多久,他投降,回桃園工地繼續蹲著。他沒有放棄,只是開始思考下一場仗該怎麼打!

   他一邊做工,一邊練功。寫劇本沒人要,市場又小,那就寫歌詞吧。1990年代是國語流行音樂的黃金十年,伍佰、張學友、張惠妹等巨星輩出,他勤聽歌,仔細研究歌詞,模仿別人的寫作方式、學押韻,甚至把巨星的歌詞拿掉,重新填過。 別人上工帶便當,他卻帶紙筆,常常工作到一半,想到一句好詞,顧不得雙手滿是灰塵,蹲在地上就寫起歌詞。

與周杰倫聯手,締造樂壇傳奇
   他認真整理出一百首歌詞,學KTV歌本從一字部開始排起,做成「百首歌詞大全」,寄了一百份到唱片公司去應徵。這是方文山的「第一本書」,根據他精密的估算,這本「歌詞大全」經過郵寄、櫃檯小妹、唱片公司企畫把關等重重關卡後,應該有12.5%的機會能被送到製作人手上。

   方文山懸著一顆心等待,心想總會有幾個製作人來關心吧?沒想到只有還在主持「超級新人王」節目的吳宗憲欣賞他的才華。1997年7月7日凌晨1點半,吳宗憲打電話給方文山,邀請他北上面談。他講起接到吳宗憲電話的那一刻,還是很樂︰「他說他是吳宗憲,我心裡面就OS,我還是李登輝咧。」

   被吳宗憲簽下只是一個起頭,方文山清楚未來還很長,他緊緊抓住這個出頭的機會; 一兩 首歌被聽見沒什麼了不起,他還有更多歌詞等著發表,等著用文字的力量感動所有人。

   1997年,他跟周杰倫進入阿爾發唱片公司,兩個人一起慢慢磨,1999年首度在江惠專輯發表「落雨聲」;2001年他寫作的「娘子」入圍金曲獎;2002年他同時入圍三首歌,「愛在西元前」、「上海1943」跟「威廉古堡」,最後靠著「威廉古堡」獲得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打敗資深創作人黃舒駿、鄭進一和陳曉娟。他更創下紀錄,連續七年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

詞作意境逼真,歌迷入戲太深
   五月天樂團的主唱阿信戲稱方文山是「現代李白」,但方文山私下卻用了很多苦心,他的詩詞,全是苦心經營。李白酒一下肚,文章就寫完了,方文山卻像榨柳丁汁,拚了命地壓擠,一滴一滴擠出最精練的文字。

   至於被讚賞的中國風歌詞,他則笑說那是「無心插柳」,當初只是想寫點不一樣的東西,「娘子」的歌詞寫得很美:「娘子 娘子卻依舊每日折一枝楊柳/妳在那裡/在小村外的溪邊河口/默默等著我」,他卻一點信心都沒有,害怕周杰倫不採用,還寫了個保守版,沒想到周杰倫一眼就愛上「娘子」。

   他進一步解釋,在民歌時代就已經有中國風,「龍的傳人」、「夢駝鈴」,但當西方的嘻哈音樂碰上中國詩詞,更讓人驚艷。

   方文山歌詞還有一個「奧妙」,他用了非常多的「你、我、他」,跟一般寫詞人只寫意境有很大的差別,方文山解釋︰「歌是被人傳唱的,唱半天都沒有你跟我,感覺就進不去了。」

   但歌詞寫得太有感覺,有時候也會是場災難。有回,方文山到大學演講,當他一邊播放音樂,一邊講解歌詞時,竟然有個女生在台下大喊︰「方文山,你給我下台!」方文山不理她,她就繼續大喊︰「方文山,你給我一個交代!」方文山還耍嘴皮子說︰「膠帶喔?便利商店很多耶!」演講完,女孩就衝到台前質問他︰「你這些歌詞明明就是寫給我的,為什麼不對大家說清楚?」

   唉,以前只聽過戲迷入戲太深,沒想到方文山不過寫個詞,都能讓歌迷走火入魔。

   很多人好奇,一個大男人,長得又像個水電工(他以前真的是水電工!)哪來這麼多細膩心思?其實方文山敏感脆弱,每日每日,他都打開自己的心去感受世界。

   他喜歡舊鐵牌,說那上面有老故事,時光停留在鐵鏽裡;他把自家的廚房搞成像五○年代的柑仔店,彷彿這樣就能留住老味道;他常回憶跟周杰倫窩在唱片公司寫歌的時光,只要有唱片公司要開收歌會議,他們就整理DEMO帶,自己當快遞送到唱片公司,然後天天倒數,等對方捎來好消息。

不在乎紅多久,只想繼續認真玩
   從2000年走紅開始,不斷有人預測︰「方文山還能紅多久?」「沒有周杰倫,方文山還是方文山嗎?」方文山的作品當然有好壞起伏,但他的成功從來不是憑空而降,自然也不會憑空消失。

   方文山心裡明白得很,他說︰「就是因為會被替換,所以才叫做流行。」對於別人的評價,他聳聳肩說︰「我還有很多可以玩,再不然,我也可以回去做防盜器。」

   但他真的回得去嗎?人生比電玩真實、奇妙,而且無法回頭。他已經站上舞台,還握了湯唯的小手,再也不是沒沒無聞的小水電工。

   在新歌「周大俠」中,方文山寫著︰「我說啊 屏風就該遮冰霜 屋簷就該擋月光/江湖就該開扇窗/平劇就該耍花槍/紮下馬步我不搖晃 /悶了慌了倦了我就穿上功夫裝」

   他進這行是要大展身手,怎麼可能輕易放棄?更別忘了,方文山當初入行,夢想可是寫劇本,現在,才剛開始呢!與其猜測方文山會不會死在沙灘上,不如期待他接下來會搞出什麼好玩的事,畢竟,人生奇妙得很,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TOP